經濟特區40年 | 深圳創新成長的文化基因

2020-10-13 16:28:27
    來源: 人民論壇網
    分享到:

  【4xp】

  1980年8月26日,深圳經濟特區橫空出世。深圳這個曾經的小漁村,在短短40年的時間裏奇蹟般地成長為一座創新之城,被描述為“史詩級鉅變”。深圳為什麼能?歷史機遇論、地域優勢論、政策支持論、舉國支援論等,眾説紛紜。從社會演進的視角,我們勾勒出深圳與創新高度契合的基因特質和文化特徵,並以此透視40年深圳創新成長的基礎邏輯。

  憂患文化自帶匱乏基因,營造一個倒逼出來的城市

  幾乎一貧如洗、一無所有的境況,讓這個新生特區的命運充滿了不確定性。原寶安縣是薄田、漁火的世界,33萬人口中農民佔92%。1978年城區面積僅3平方公里,只有豬仔街、漁仔街兩條小巷和一條200米長的小街。1979年全縣GDP僅1.9676億元,一個農民月平均收入約21元,而同期香港工人月平均收入1000元港幣。當時流傳的民謠是:“寶安只有三件寶,蒼蠅、蚊子、沙井蠔。十屋九空逃香港,家裏只剩老和小。”民謠背後是一組驚人的數字:1955-1979年,深圳共計56萬人(次)逃港,其中幹部183人。

  外在短缺激發內在動力,匱乏基因衍生憂患文化。深圳始終有一種時不我待、不進則汰、“狼來了”的緊迫感。1980年代“姓資姓社”的顏色之爭,1990年代“文化沙漠”的底藴之責、“特區不特”的政策之憂,2000年代“難以為繼”的資源之慮、“被誰拋棄”的瓶頸之惑、“產業外流”的轉型之困等等,一次次把深圳捲入輿論漩渦、置於聚光燈下。深圳也因此養成了看淡光環、時時反省、自我革命的警醒與自覺。正如英國《金融時報》所言,深圳是中國最具危機感的城市。正是匱乏基因和憂患文化,倒逼深圳走出了一條人才密集、知識密集的創新發展之路,五位一體、錯位平衡的協調發展之路,高附加值、低碳環保的綠色發展之路,融入世界、互利共贏的開放發展之路,以人民為本、共同富裕的共享發展之路,創造了劣勢逆襲、邊緣崛起的精彩樣本。

  移民文化是外源基因,帶動一個重組出來的城市

  “深圳不是你的故鄉,卻是你夢想的主場”。40年來,千萬心懷夢想、渴望奮鬥的人移居於此。截至2019年末,深圳人口約2400萬,較特區成立之初人口增長了約65.67倍,其中常住人口為1343.88萬,有超過4成的非常住人口在深圳工作、學習、生活。有什麼樣的人羣,就有什麼樣的基因。移民是文化最活躍的載體,作為當代中國最完全、最徹底、規模最大的移民城市,突發式、浪潮般、全方位的移民把各地區、各民族的源文化移植到深圳,在碰撞融合後孕育開花,形成了千帆競發的移民文化景觀,讓深圳成為“一片獻給可能性的土地”。輕裝上陣的新移民擺脱了舊思維的束縛,求新求變的個性鑄就了勇於創新的開拓精神,海納百川的胸懷營造了深圳兼收幷蓄的社會氛圍。正如著名跨文化研究學者霍夫斯泰德研究發現的那樣,類似深圳這樣“不確定性規避意識”極低的文化羣體,往往具有強大的繁衍和重組能力。外源基因的代代重組產生了奇妙的“化學反應”,深圳成為一個極富創造力的新興城市。

  多元文化塑造包容基因,催生一個“變異”出來的城市

  “什麼都有,但什麼都已經不是原來的味道”,這是對深圳包容基因的最好描述、最生動表達。2006年,深圳出台國內首部改革創新法《深圳經濟特區改革創新促進條例》,以立法形式規定創新失敗可予免責,向全社會宣示了深圳“鼓勵創新、寬容失敗”的決心、恆心。深圳之“容”在於“容人”,“來了就是深圳人”,不論身份、財富、地位,每個人都能在深圳擁有一席之地,在這裏追夢、圓夢,實現人生理想、個人價值、社會追求;深圳之“容”在於“容錯”,“寬容失敗”“向失敗取經”“向失敗致敬”,營造了以失敗為財富的良好社會氛圍;深圳之“容”在於“容異”,鼓勵“別具匠心”,不欣賞“沉默是金”,摒棄“槍打出頭鳥”陋習,讓獨具特色、富有創新力的人羣不會顯得格格不入。深圳人這種求同存異、和而不同、包容豁達、灑脱不羈的個性,不僅為創新提供了低成本的“濕地生態”系統,更養成了創新發展必備的“遺傳變異”能力。

  協商文化塑造平等基因,成就一個“規則説了算”的城市

  深圳不問出身、不問學歷、不問官階、不問貧富,是平等基因培育出來的城市。自1992年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6次會議賦予深圳特區立法權以來,深圳制定了200多項涉及經濟發展、城市建設、公共管理、社會文化、生態發展等各個領域的地方性法規,更使深圳成為一個不折不扣“規則説了算”的城市。這裏不信奉傳統等級觀念,更多“按規矩辦”的行事邏輯;這裏沒有一些老城市人情社會、“圈子”文化的羈絆,更多協商合作、公平交易的契約意識;這裏沒有錯綜複雜、縱橫交錯的利益鏈條,更多依法辦事的“親清”政商關係。主體間的平等對話、平等交易、平等協商,使自由得到深化、誠信得到踐行、公平得到保證,共建共治共享得以可能。在這裏,恪守公共秩序已是人們的普遍共識,遵守國際規則成為人們的自覺行動,高揚法治精神更是創新深圳的突出優勢,深圳也因此被譽為中國營商環境最好的城市之一。

  競合文化塑造開放基因,打造一個享受競爭的城市

  “深圳與世界沒有距離”。作為改革開放的“窗口”“試驗田”“急先鋒”,深圳是中國主動擁抱世界、主動融入世界,率先與國際接軌的前沿陣地。依託毗鄰港澳的地理區位、依靠市場經濟的制度框架,深圳人敢於競爭、善於合作,形成了獨特的競合文化。競合文化又鑄就了內部經濟與外部經濟雙向循環、內部發展與外部發展互相成就的良性狀態。深圳努力超越“零和博弈”,積極尋找各方利益的契合點,追求最大公約數,形成了差序發展、容融共生的競合思維,發展成為經濟全球化鏈條中的重要一環,更是躋身全球金融中心十強,成為吸引國際資本、人才技術和跨國公司的“強磁場”。深圳,一個鼓勵競爭、鼓勵創新的城市,在獨特競合文化的驅使下,自我加壓、主動提升,化被動為主動,成為開放式創新的發源地和競閤中成長的受益者,不斷創造出發展的新奇蹟。

  使命文化鑄造特區基因,塑造一個持續超越的城市

  沒有終極追求,就沒有恆久力量。深圳每天都在變,但萬變不離其宗,這個“宗”就是特區基因。1980年,中央創辦經濟特區的決策如同“點火機制”,賦予深圳獨特的“特區基因”。從改革開放的“窗口”“試驗田”,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“排頭兵”“尖兵”,再到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”“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”,深圳始終以強烈的歷史主體意識和捨我其誰的責任擔當,將時代賦予的使命鐫刻在自己的“精神旗幟”上,以“大我”成就“小我”。回望40年,深圳創造了千餘項具有歷史意義的全國第一:拍賣國有土地使用權“禁區”、放開市場的價格體制改革“雷區”、打破“鐵飯碗”的勞動工資制度改革“難區”與實行股份制的國有企業改革“盲區”,深圳都闖了;基建招投標是從沒搞過的,深圳建國貿大廈不僅招了投了,更以“三天一層樓”的紀錄成為“深圳速度”的象徵。

  深圳以頑強意志挑戰了諸多“不可能”,實現了從一個“科技荒漠”向一座“創新之城”的華麗轉身,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貢獻了諸多“深圳智慧”“深圳實踐”。“只有敢於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,才能收穫別樣的風景。”正是先行一步的特區基因和追求卓越的使命文化,使深圳以“使命型城市”的持續超越,實現了世所罕見的創新發展,向全世界昭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勃勃生機和光明前景。

  40年的滄海鉅變充分證明,深圳的成功有外部因素,更在於內因驅動,是多重要素交互作用的結果。特別是基因與文化的協同演進,共同成就了深圳作為創新之城的“達爾文適合度”,最終實現了一個城市的“羽化成蝶”。“凡是過往,皆為序章。”我們堅信,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,深圳將朝着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方向前行,努力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,展現世界級創新之城的新作為。

作者:中共深圳市委黨校課題組     責任編輯:劉瀟堰